趣购彩
2021年RMBS发行近5000亿 机构建议引... 027期太湖叟双色球预测奖号:红球... 哈尔滨拟废止主城区6区商品房限... 住建部发声定调, 旧改全面来袭... 美味寿司和蛋卷,让你一次吃个够...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新闻资讯>>你的位置:趣购彩 > 新闻资讯 > 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发布日期:2022-04-22 12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40

  由于传统文化里对死亡的讳莫如深,难以为外人所知的殡葬一直被公众理解为一个暴利行业。

  每平方米数万元的墓地、标价堪比名牌的高档寿衣,与数千元的月人均收入相比,动辄上万的殡葬费用常常让人感叹“死不起”。

  最近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北医三院,更是因为3.8万元的“殡葬费用”,成了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  那些离奇的“沐浴SPA”等项目是否是医院在巧立名目,“暗箱操作”?在对殡葬行业的批评铺天盖地之时,几位殡葬行业的从业者却给了凤凰网《风暴眼》不一样的视角。

  “尸体停放不到三天时间,共花费3万8千多元”的表述是否准确?我们的殡葬服务到底是由谁来提供?相关从业者是否真得在获取暴利?本期《风暴眼》将为您解读,这个往往“上不得台面”的殡葬行业里,到底存在哪些公众对其的误解?

  “事死如事生”

  殡葬是一种什么服务?

  在《风暴眼》对一位长沙的殡葬从业者小李的采访中,他反复强调,“殡葬是精神性服务”。

  殡仪馆要做的,除了处理死者的遗体、精神(灵魂)外,最重要的是死者家属的情绪。

  如果说对遗体的搬、铺、洗(修补)、穿、化、敛、火化,还是一个有统一流程的“技术”工种,那对于死者家属悲伤情绪的处理,在这个流程中要体现的人性关怀,则是一种难以被量化需求的复杂服务。

  因为殡葬行业面对的消费群体之广,是其他服务行业不可想像的——论你在什么消费层级,在死亡面前,众生平等,最终都要被送到就近的殡仪馆来。

  殡葬行业要面对的,是真正的三教九流,无所不包。

  有钱人愿意花钱,即使在死亡后也有自己的礼丧需求,也有人认为在身后之事上铺张是花“冤枉钱”,只会挑选基础服务,更有生前贫困者,殡葬行业要对他们履行“保民生”的义务。

  小李告诉《风暴眼》记者,因为外界人不了解殡葬,也不愿了解,加之殡葬没小事,是一点错误都不允许的,犯一点都在风口浪尖,才会这么容易遭到外界以偏概全的误解。

  实际上,殡葬业真的存在“天价”的停尸费吗?我们传统认为的殡葬“暴利”,又到底流向了哪里?

  被误读的“天价停尸费”

  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医三院新闻里,最引起人们关注的,无疑是“尸体停放不到三天时间,共花费3万8千多元”。

  但这样的表述并不准确。

  在举报者提供的收费清单里可以看到,3.8万元的天价费用并非尸体停放的费用,而是全套的殡葬服务费用,其中类似工人抬尸、消毒、停尸等基础费用,均不过几十元钱。

  被人们诟病的高价项目如“沐浴SPA服务”、“寿衣”等殡葬服务费用,属于“自选服务”,而非正常停尸所需的强制消费项目。

  风暴眼|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  这份清单的下方签字处还有明确的提示:

  1.在您选择服务项目和殡葬品洽谈中,请根据自身经济条件合理选择消费项目理性消费;

  2.在医院殡葬品及服务项目,殡葬服务人员已提前报价,家属自愿选择档位价格并签字。

  如果殡葬服务的工作人员故意隐瞒收费项目或者令其强制消费,那问题自然出在这个“乱收费”的太平间身上,可如果费用已被提前说明,且项目为家属自行选择的话,那对于“天价”的指责显然对殡葬方不太公平——因为这是一次有明确协议的服务交易。

  小李向《风暴眼》记者表示,殡葬行业这样的现象并不是没有先例,一般分为两类:

  一是服务公司收取了高价费用,但提供的服务实际没有到达家属的预期,也就是实际提供的服务不值这个价钱,因此引起家属不满;

  二是在亲故离去的场景下,家属往往难以保持理性,尤其是子女家属,经常会出于对逝者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补偿心理,在殡葬费用上选择更“体面”的服务,以令逝者能风风光光地离世,最终费用却超出了自己的估价预期。

  另外,抛去双方是否达成明确协议的问题,项目中所含的高达数千元的“沐浴spa”等费用,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确实过于高昂,那这种高价服务合理吗?

 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。

  帮助普通人完成殡葬流程的殡仪馆,与这些提供殡葬项目的服务公司,是否是一个主体呢?

  殡仪馆与殡葬服务公司——服务于民生和市场的不同主体

  小李向《风暴眼》记者介绍,殡葬分为殡仪馆,殡仪馆属民政局二类公益单位,殡葬服务公司本身属于市场化行为,与殡仪馆不能一概而论。

  在我国,基本殡葬公共服务作为公共服务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,是政府保障民众基本的殡葬权益的重要方式。

  在2012年3月2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民政部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》里,明确规定殡葬服务区分为基本服务和延伸服务。

  前者的收费标准实行政府定价,由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在成本监审或成本调查的基础上,考虑财政补贴情况,按照非营利原则从严核定。对延伸服务,由各地根据本地情况实行政府指导价。

  基础服务为遗体接运(含抬尸、消毒)、存放(含冷藏)、火化、骨灰寄存等必需的服务。

  在殡葬行业,作为公共服务的殡仪馆,其费用标准都有明确的公示,收费标准普遍不高。

  风暴眼|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  (图片为小李提供)

  在保证基本服务的供给规模和质量的前提下,殡葬服务单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,适当开展延伸服务。延伸服务是指在基本服务以外、供群众选择的特殊服务,包括遗体整容、遗体防腐、吊唁设施及设备租赁等。

  风暴眼|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  (图片为小李提供)

  延伸服务的可选择范围就大了。

  殡仪馆虽然也提供一部分非基本选择服务,但作为民政部分直属的公益单位,并明确规定不允许经济性服务,项目种类显然比不过外面的“市场化企业”。

  而某种服务一旦“市场化”,就不免因消费者可接受的价格差异分出“高低贵贱”来。

  比如这次北医三院的那张清单里,寿衣的价格高达6800,花圈的价格总计接近一万。但实际上,这样的价格在殡葬行业并不多见,小李告诉《风暴眼》记者,寿衣的价格普遍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之间,不过普遍质量类似于纸衣,当然也有客户会选择几千甚至上万的定制寿衣,还有花十几万用名贵木材定制骨灰盒的,这个根据客户需求价格不等,“但正常流程普通人肯定消费得起”。

  风暴眼|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  殡葬服务公司可能会在这些花里胡哨的项目上牟取暴利,但归属民政局管理的殡仪馆并不在此列,小李向《风暴眼》记者表示,有些地方殡仪馆甚至本身是赔钱的,其营运大多是靠政府补贴。

  同时,虽然市场不乏营收丰厚的殡葬企业,但对于殡葬从业者来说,这些对殡葬行业传统的“暴利”印象,并不符合他们这些在殡葬“一线”的从业者们。

  “暴利”不属于殡葬“一线”从业者

  2008年,一部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拿下了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 最佳外语片,让人们关注起了入殓师这个行业。

  导演泷田洋二郎曾说,《入殓师》是我给自己布置的人生课题。久石让的配乐、柔和的日式风情,以及本身对于爱、死亡、人生等人文议题的追寻,给入殓师这个行业加上了一层柔美的滤镜。

  可电影终究是一件艺术品,入殓师的行业既没有岁月静好,也没有什么高薪暴利,更不会让你讨到广末凉子那样的老婆。

  小李告诉《风暴眼记者》,他所在的殡仪馆给一线从业者开的工资一般在4000—6000左右,而当地的房价普遍在一万五一平方米。

  在招聘网站上的搜索“殡葬礼仪师”,各地的薪资也普遍在这一水平。

  风暴眼|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  “殡葬礼仪师”可不仅仅是负责布置布置灵堂,放放花圈就行了,清洗遗体、整理逝者仪容、火化等业务他们一样不落,而这些业务绝没有人们想象得那样简单。

  腐烂的皮肤、非正常死亡尸体的惨状,对常人来说往往难以想像,而对尸体的处理来说,“视觉”的冲击还只是最轻的。

  由于人死后肌肉不再紧绷,类似括约肌等肌体均会松弛,粪便、体液等均会渗出,这在遗体清晰的过程中均需要擦拭清洗。

  在这些清洗之前,工人必须要做好孔道填塞,因为尸体会由于细胞自身的消亡出现自溶、会因为细菌作用出现腐败,会出现如尸臭、尸绿、巨人观、死后呕吐、死后分娩等现象。

  风暴眼|“天价”殡葬费的背后:从业者却普遍收入不高 问题出在谁身上?

  而尸体往往存在大量的腐败菌,不做好防护甚至会影响工人的寿命。

  小李告诉《风暴眼》,北医三院项目中的那个“沐浴spa”,应该就是指的这个,大概是由于从业者普遍文化水平有限,为赶时髦起了这样的一个看似奇怪的名字。

  同时,对尸体的清洗并不容易,即使是重症在床的病人也不会丧失调动肌群的能力,能稍微配合家属或护工的翻身动作,而尸体的肌肉早已松散,动作稍微一重就会扯坏皮肤,会引起死者家属不满不说,尸体撕裂流出的高腐液体、气体都会威胁工人的健康。

  这还只是生前健康的遗体,如果是艾滋病人、新冠病人等拥有传染性疾病的遗体呢?生前患有糖尿病,身体机能早已有腐败,尸体更是高度腐败的遗体呢?

  还有火化炉的粉尘、寿毯所用的石棉燃烧产生的气体,对工人的肺都有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  这样一个高度危险性的职业,其收入也只是稀松平常。殡葬行业给我们的“暴利”印象,却与他们无关。

  那钱都去哪里了呢?

  一位太平间工作人员告诉《风暴眼》,医院的太平间大多是承包出去的,一个“承包商”可能同时承接几个医院,承包商本身还是“经纪人”、“包工头”,手里掌握殡葬服务的资源,会将接到的活儿找工人去做。

  另外,收入最高的就是那些殡葬服务公司的“销售”们,他们的收入与自己的业绩“挂钩”。一个月“卖”出去多少葬礼,就挣多少钱,但殡葬行业不是工厂农场,他们没法按自己的意愿“扩大产能”,于是就把主意打在了价格的差异化上,用一个比一个贵的“销售项目”来挣取利润。

  于是殡葬行业出现了无数被新闻报道的“天价”服务,可一线从业者却拿着远不到其劳动实际价值的收入。

  沟通生与死的守望者

  所以殡葬行业暴利吗?

  由于行业的特殊性,殡葬用品确实有许多的溢价空间——十数万的“高端”骨灰盒、富丽堂皇的葬礼陈设、堪比房产的天价墓地。

  但这些并不代表殡葬业的全部。

  那些以非凡的勇气与使命感,24小时守候在工作岗位的工作环境打交道的殡葬人,才是这个行业最主体的部分,也是最容易受到人们异样眼光、非议的群体。

  夏天高达八百多度的焚化炉总是烤得他们暴汗如雨,衣服一拧便落下水来;

  浓烈的尸臭总是要在下班后仔细、反复地清洗才去得掉;

  在殡仪馆这种故去的场合,他们有时也要面临偏执的“医闹”——家属的情绪总是不稳定,甚至有时会对殡葬人员大打出手。

  但殡葬的那些“暴利”并没有公平地流向每一个殡葬人,他们常年与高度腐败的工作环境打交道,搭建起每一个逝者在生与死之间的桥梁,他们的贡献并不小于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,可由于“晦气”,人们不了解,也不愿了解殡葬行业,使他们总是得不到相应的认可与尊重。

  小李自嘲道,其他的误解倒还好,他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如何才能找到女朋友,再这么熬下去自己都要成为一个哲人了——

  见过赌博高利贷上吊、因为出轨脖子被连捅数十刀、电动车着火烧死的无数意外导致的死亡后,他对待许多事物确实有一份坦然,人们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。

  他相信人们对自己职业的误解会被消除,因为大家虽然极力避讳这些话题,但也终归会关注。

  “毕竟人不管活成什么样,总是要死的”。



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
Powered by 趣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